当前位置: 首页>> 理论学习>> 稿件
现代城市史视角下的上海历史发展
2014-05-29 13:49  来源:复旦大学  作者:姜义华

"新编上海史"是正在进行中的大型学术工程,有30卷之多。既是新编上海史,如何突出一个"新"字,我认为最主要的是紧扣上海作为现代国际大都市而发展、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体构架中的一个现代都市而发展的这一主线,要研究上海如何在中国、东亚和全球的复杂联系中一步步发展起来。以往的上海史大多根据近代、现代以及中国历次政治运动、重大事件这条主线来贯穿,这当然也有其特点。但我认为,对上海本身发展而言,更需要关注上海作为现代大都市的特点,或许更能显示学术价值。

  上海作为现代城市崛起的自然空间和人造空间

上海作为一个现代都市,从一开始就是在全球范围广泛联系的直接推动下而崛起的。上海不是一个孤立的小城市,不是在原来的老城厢基础上自然发展的。广泛的世界性联系是上海崛起的一个最大特点。同时,上海又处在长三角共同发展中。上海是在包含长江流域和沿海这样一个T字型的密切联系及共同发展中,在中国及东亚这样一个经济社会共同体的发展中,作为先行者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上海发展的地理空间特色是,它既是在国际市场联系中,又是在中国逐步形成与扩大的国内市场联系中间形成的。

所以,在上海发展过程的研究中,除了传统的上海县之外,上海道,包括民国建立以后的上海道,上海的租界与华界,后来建立起来的上海特别市,解放以后建立的上海直辖市,以及后来辖区进一步扩大后的上海直辖市,更值得关注。冷战时代,上海的世界联系大大削弱甚至近于中断;计划经济体制下,上海和全国的联系也受到严格约束;但上海长时间作为华东军政委员会和中共中央华东局驻地,华东地区的整体发展直接影响到上海本身的发展。1950年代后期建立的华东经济协作区,改革开放后一度筹备建立的长三角经济协作区,也都体现了上海自然空间与人造空间的特殊性。

社会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必定会引发城市空间结构很大的变化。要认真研究城市级差地租对城市空间结构的影响,因为区位的级差地租会直接影响城市中心、副中心及其他地方的土地利用,从而导致城市特殊空间结构、城市发展类型和居民布局的形成。比如,就功能而言,上海有中央商业区、重工业区、轻工业区、金融中心区、跨国公司总部集聚区,还有各种开发区,有空港、海港、陆上交通枢纽区,有自由贸易区,等等。以住宅区而论有"上只角"、"下只角",有高收入地区、低收入地区、中等收入地区等等。城市发展中,又从单一中心——实际上上海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纯粹的单一中心——发展到今天的多中心,多中心空间。这样一个特殊的自然空间和人造空间结构是怎样形成的,优势和弱点何在,我希望新编上海史能够做些专门研究,将上海不同时期空间结构的特色充分展示出来。

  始终关注研究上海城市发展动力

以下四大城市硬实力因素值得我们很好给予关注。

其一,资本、技术、信息的高度集中与集聚,这是上海现代城市形成和发展的第一大动力。上海的工业革命怎样产生?产业结构如何改变与提升的?我认为应当突破传统的研究模式,集中研究国际、国内资本是在什么条件下、通过什么途径,向上海集中、集聚的。资本的集中、集聚和积累,以及与此相伴而来的信息的集中与集聚、技术的汇集与进步,催生了上海的产业革命,造就了上海特殊的产业结构。上海现代城市是在世界联系中形成的,所以,一开始就是国际资本向上海集聚。太平天国时期大量民间资本向上海集聚,从洋务运动开始,清王朝的国家资本向上海集聚。北洋军阀时期,国民党统治时期,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国际资本、国家资本、民间资本向上海集中、集聚的过程仍在继续。要研究资本、技术、信息向上海高度集中与集聚的途径、方式、机制、规律,研究这一切如何在上海形成一种特殊的产业结构、社会结构和文化结构,以及上海和周边地区、和全国、和东亚、和世界的特殊关系。一方面是资本、技术、信息等等向上海集中、集聚,另一方面又从上海向外扩散,形成了上海的特殊地位。上海在整个中国的产业革命中,发挥了领头羊作用,但这一地位在此后一段时间又明显削弱。它是在什么时候、什么条件下又重新崛起,重新发挥重要作用,在研究上海城市发展动力时,这是不能回避的问题。

其二,上海是一个移民城市,要认真研究国内外人口、人才是怎样向上海集中与集聚的,新兴社会力量在上海是怎样崛起的,要研究上海人口的素质、人口本身构成的状态,以及怎样带来教育、文化、知识等向上海集中、集聚。特别要重点研究各种新兴社会力量的崛起。我们过去讲资产阶级企业家,讲无产阶级、工人阶级,讲新型知识分子,讲新型城市与企业管理者,其实都是在上海作为现代城市发展过程中崛起的新兴社会力量。他们在上海形成了一支不仅在上海,而且在整个中国和东亚都发挥了重大作用的新兴社会力量。

其三,要研究在中国社会近代以来传统的自组织受到很大破坏的情况下,上海如何崛起了一支真正的社会自组织力量。自组织包括工厂企业、公司、行业协会、社区、城市等。作为城市发展的重要动力,上海城市的社会成员的这些自组织是如何建立、发展、壮大的?当年的总商会,后来中共领导下的总工会,上海学界各种协会,包括在中国政治舞台上最活跃的各种政党组织、政治组织,各种社会慈善组织,各种新的宗教组织等,这些新型的社会自组织在上海城市的发展中起了怎样的作用?这是研究上海城市发展动力应当特别给予关注的又一重要问题。

其四,上海的整体性的形成。来自国内国外各种不同族群、层次、社会分工的人们,其生存发展集中这样一个密集空间里,分歧和冲突在所难免。城市的活力就在于它能够有效地将各种属性、功能融会成一个有机体,从而使城市具有一种整体性,使城市的各个部分、各种属性在不断的变动中互相联系、互为条件、互相作用、互相渗透。正是这个合力的作用,使上海充满活力。这也是一个要关注的问题。上海一个很大的特点是,各种类型的社会自组织在大多数时间中整合得相当好。当这个整合受到冲击时,就会给城市发展带来很大影响。但即使受到很大冲击,上海的整体性始终顽强。上海内在的整体性、整合力值得我们专门研究。外国租界建立了工部局,它成为"国中之国",但上海城市还是可以将它包容进来形成自己的整体性。上海的会党,在整个城市合力形成中,也常常发挥着特殊作用。浦东开发开放,今天上海自贸试验区建立,都包容在上海城市整体性发展之中,而不是游离于上海城市整体性发展之外,它们都带动了上海新一轮的发展,显示了上海城市的这种整体性如何成为上海城市发展的重要动力。

  上海城市文化、城市精神的形成、变迁及重振

简单而言,至少有以下四大文化、四大精神、四大城市软实力。

其一,上海城市发展从一开始就把发展新式教育、科学技术、信息传播、文化建设放在领先发展的地位,这使得上海从现代城市形成开始就有比较高的市民素质。上海现代城市发展过程中,教育、文化一直是基本。上海原来是一个四方杂处之地,广东人、宁波人早就活跃在上海。开埠以后,人们从国内外纷纷来到上海。太平天国时候,江浙大批逃亡者也集中到上海,他们的素质其实都是比较高的。上海在后来的发展中一直将市民素质的提升放在非常突出的地位。所以,上海成为中国新文化发展的中心,最大的出版中心,电影、美术、音乐、新闻媒介等中心也都集中到上海。上海从一开始就形成真正的文化优势,没有这个基础,上海也形成不了整体性。整体性的构成离不开文化基础。

其二,上海城市文化最大的特点是在包容多元、多样文化并存及共同发展中,成功地使传统文化兼具现代性,并不断地创造出新的文化。所以,上海经常表现为思想非常解放,学术非常活跃,文化非常繁荣,成为东亚著名的时尚之都。事实证明,上海一旦丧失文化上的这种多样、多元,发展活力及创造性就会大大削弱。今天,上海发展的一大瓶颈是文化的多样、多元性不足,远远落后于北京。所以,今天的上海如何形成多元、多样文化蓬勃发展的局面,如何创造出能够引领国家乃至世界的新文化,如何使中国悠久而丰富的传统文化实现创造性的现代转化,是一个极具意义的课题。

其三,过去我们讲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这一定程度上正是上海的一个长处。来到上海,人们就有机会在这里冒险、探索,可以在这里试错,然后获得发展。可惜,后来在一段时间中严重压制了这种机会,上海作为中国最大的移民城市,人口、人才的进入和在这里的活动受到了非常严格的限制和控制。改革开放之初,上海远远落后在深圳后面,人们都到深圳去创业和发展。今天上海要恢复这种精神,要让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在这里可以成功,可以获得发展,可以实现人生价值。上海过去的发展表明,这是非常重要的软实力、软环境。

其四,在上海这个城市里,传统观念、教化与礼仪,外来的新理念和新规范,多种宗教的教义与教规,市场经济的契约精神跟行为准则,虽然经常互相扞格,但是客观上共同营造了上海能够有效化解各种社会戾气和社会冲突的人文环境。新编上海史应该对这一点给予关注。传统观念、教化、礼仪和外来新理念、新规范的并存,多种宗教的并存,给上海的发展,提供了一个能够引导人们自我约束的文化精神。

  上海城市的政治治理是发展的重要保障

上海的城市治理,和中国传统的大一统国家郡县制下的一般郡县不一样,和世界上其他大城市也不一样。政治治理的作用,并不一定都是正面的,负面的影响有时也很大。值得注意的是,要多关注在上海城市发展过程中权力与资本、权力与土地、权力与劳动的关系。上海从晚清到北洋军阀时代,从民国到今天,资本跟国家等级权力的关系如何,这一点经常直接影响上海的发展。上海民营资本的发展空间是怎样形成的,这个空间后来如何被压缩,今天面临什么样的新挑战,都值得分析,尤其要认真分析权力寻租带来的挑战和压力。非常重要的还有国家权力对土地的影响,包括对市民、对农民的土地是怎么处置的。在国家发展、上海发展过程中,对劳动者,包括体力型劳动者、知识型劳动者、经营管理型劳动者,能否一直充分保障他们的权益,在此过程中出现过哪些曲折,这些曲折与反复对上海的发展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些都值得关注。中国共产党诞生在上海,上海是全国工人运动的中心,上海的城市现代化程度长期在全国最高,这一切,在上海城市的政治治理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都值得进行系统研究。上海的城市治理与国内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同,与中国传统的地方政治治理有什么不同,与其他国家、其他城市相比有什么不同?这些过去较少被关注的问题都应该得到重视。

最后讲一讲上海地方发展战略与整个国家发展大战略的关系。上海的发展必须服从国家战略,但它又应该在整个国家发展战略中发挥领头羊、先行者、榜样和示范的作用。这个关系怎么处理?这是放在今天全体上海人面前的问题。上海城市史从来不是孤立存在的,透过上海史,我们能更深入地了解中国史、近代东亚史和近现代世界史。而考察上海城市的发展与国家发展、与东亚发展和世界的发展的密不可分的关系,无疑又会使我们更准确地了解上海这个现代中国大都市的历史。

(我党党员姜义华为复旦大学资深特聘教授、中外现代化进程研究中心主任,本文为作者在复旦大学上海史国际研究中心揭牌仪式暨"多学科视野下的上海史研究"学术讨论会上的报告)